行业新闻
关于协会
更多
浙江省环保装备行业协会是2009年成立,是以浙江省环保装备和资源综合利用装备制造厂商为主以及从事科技开发、设计和技术服务的企事业单位自愿参加组成的跨地区、跨部门、跨所有制的行业性、全省性的非赢利性社会组织,是经浙江省民政厅核准登记的社会团体法人。
行业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行业新闻>
地沟油制备生物柴油路在何方
发布时间:2010-08-19 点击数:

    为杜绝地沟油回流进餐桌,国务院办公厅日前下发了《关于加强地沟油整治和餐厨废弃物管理的意见》(意见),明确提出要严厉打击非法生产销售“地沟油”行为,同时探索适宜的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技术工艺路线及管理模式。据记者了解,关于餐厨垃圾的资源化处理方面,尤其是地沟油回收制备生物柴油方面,我国已研发出成熟的相关技术。那么,这一技术的产业化推广情况如何?带着这个问题,记者近日进行了采访调查。

 转化技术已能实现盈利

    今年3月,武汉大学一位教授的调查数据表明,全国每年回流餐桌的地沟油数量达300万吨,这些非法提炼的食用油,给广大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带来严重威胁。但令人欣慰的是,这些曾一度令人谈之色变的“地沟油”可以通过再加工,成为重要的环保能源——生物柴油。

    生物柴油较之目前普遍使用的石油柴油,更高效环保。有一份参考检测报告显示,在0号柴油之中,若以10%的比例添加生物柴油,那么这辆汽车在行驶同样里程之后,所排放出的污染气体比不添加生物柴油时减少50%左右。此外,燃用生物柴油的车辆尾气中有毒有机物和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的排放量仅为石油柴油的十分之一,颗粒物只有石油柴油的五分之一,而且生物柴油没有铅及有毒物质的排放。

    北京化工大学副校长、生命学院教授谭天伟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地沟油回收后用来生产生物柴油,不仅可以减少地沟油对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危害,保障食品卫生安全,还可以实现餐厨垃圾的资源化利用,有效解决目前存在的能源短缺问题。

   “地沟油最简单的应用方法是直接作为锅炉燃料,经过处理后也可以转化成各种化工用品,不过市场最大、应用前景最好的,还是作为制造生物柴油的原料。”清华大学应用化学所所长刘德华教授介绍,所谓生物柴油,是以动植物油脂及废食用油为原料制成的液体燃料。

   “我校的地沟油生产生物柴油项目取得巨大进展,其采用的是一种动、植物油制备生物柴油的工艺专利技术,目前该项目的原料转化率已达75%—80%,因此从技术水平来说,产业化问题不大。”云南师范大学教授张无敌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他负责的这个项目已引起云南省相关部门和领导的重视,按照云南省能源局的部署,他正在做一个有关地沟油回收市场的调研,并将通过最终调研数据为政府出台相关支持政策和措施提供参考依据。

    据了解,目前国内用地沟油生产生物柴油的相关技术水平已有很大提高,中科院、清华大学和云南师范大学等院所高校都进行了长时间的研究开发,其转化已经能够实现盈利,成为被业界看好的转化路线。据张无敌介绍,地沟油价格为3900元/吨,转化为生物柴油的转化率为80%,即原料成本为4875元/吨,生产成本控制在950元/吨。因此,生物柴油的总成本为5825元/吨。目前,生物柴油市场价格按6000元/吨计算,如生产线按年产5000吨生物柴油计算,其产值为3000万元,可实现税前利润175万元。

获利难使产业化步履维艰

   “几年前厦门市曾试点专门收购地沟油,回收人员采用统一的服装和车辆,却被不良地沟油收购商追打,这个试点项目最后也不了了之。”刘德华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说。据了解,国内还有多个城市开展了这样的试点工作,但基本上都陷入“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怪圈。既然地沟油回收制备生物柴油的技术成熟,意义重大,缘何其产业化发展之路如此步履维艰?

    谭天伟认为,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是缺少有力的政府监管手段。他表示正是由于强力监管手段的缺失,才导致一些不法商贩受经济利益驱使,从事非法回收餐厨垃圾,并将之加工成“地沟油”当作食用油出售的行业。

    某家餐厨垃圾回收公司负责人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经过与北京化工大学等高校合作研发,他们虽然已拥有回收地沟油生产生物柴油的相关技术,并在两年前取得了该市政府批准的餐厨垃圾回收处理资质,但由于政府配套支持措施的滞后,其发展仍面临原料回收量小和回收价格高等问题。

   “市场规律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张无敌认为,相比于地沟油制备食用油技术,制备生物柴油的生产成本明显过高,利润过低,这就造成具备回收资质的回收企业在获取回收餐厨垃圾优先权时,不占据价格优势,这也是具备回收资质的“正规军”无法击败那些不具备资质“游击队”的重要原因。

   “由于国家没有相关的扶持政策,生物柴油一直是处于弱势的状态。”刘德华教授指出,由于我国目前尚没有具有可操作性的生物柴油国家标准,因此在各大石油公司进行销售时,生物柴油基本不被考虑在内。加油站使用生物柴油没有明确的标准,还会给加油站带来风险,所以大加油站都不大可能使用生物柴油,小加油站只有在生物柴油价格很合算时才会用。这就决定了生物柴油的定价肯定小于石化柴油。

    定价权始终处于弱势,便无法给加油站带来利益,自然也无法推动生物柴油销售量和产量的增加,这也成为制约地沟油制备生物柴油技术产业化发展的一大体制性障碍。

亟需出台相关政策措施

  “政府要从源头上加强管理,强制餐馆处理地沟油,你要不处理就要交给别人处理,要加强相应的监管力度。经营地沟油回收业务的企业肯定要记录在案,怎么经营怎么流向,要相应建立一整套的管理制度,这样才能避免地沟油回流餐桌,影响我们的身体健康和安全。”张无敌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

    张无敌认为,国家和地方政府还要相应控制所授权地沟油生产生物柴油企业的数量与规模,从宏观角度调控。“一个省要支持多少家,应有科学的依据;当然也不能搞独家经营,应优先支持有技术实力和投资能力的企业。如果完全市场化地放开去做,会分隔地沟油资源,导致恶性竞争。”张无敌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说,“之所以要由政府来推动,是因为地沟油事关环保、人民身体健康和食品安全等问题,这不是企业能尽到的义务和社会责任,只有由政府来承担。与此同时,政府的政策支持要有一定前瞻性,要充分发挥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

    谭天伟表示,政府相关部门要制定严格的餐厨垃圾管理办法,从源头上建立监管跟踪制度,并根据监管记录,将不按规定处理和非法回收餐厨垃圾的不良企业计入黑名单,进行严肃处理。

    刘德华指出,相关的生物柴油标准迟迟没有出台,现行标准没有可操作性制约了生物柴油使用范围的扩大。据他介绍,目前中国有1.3亿吨的柴油使用量,即使生物柴油能占到总使用量的1%,也将具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而生物柴油行业的发展,将是解决地沟油有效使用的最大“出口”。据此,他表示,政府有关部门应加快制定出台生物柴油相关标准。

   “还有个市场因素的问题,国内不妨学习德国等西方国家的管理经验,出台相关财政优惠政策。”刘德华举例说,“德国的柴油价格很高,约1.5欧元∕升,其中60%为燃油税,而对于生物柴油这部分燃油税是免掉的,由此造成生物柴油的价格优势明显,促使用户在使用柴油时优先选择生物柴油。国内可以借鉴其经验,对于企业回收地沟油制备的生物柴油进行减免税或补贴,增强这些企业的生产积极性,从而支持其加大技术研发力度,扩大生产规模,也促使其在回收地沟油时,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