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关于协会
更多
浙江省环保装备行业协会是2009年成立,是以浙江省环保装备和资源综合利用装备制造厂商为主以及从事科技开发、设计和技术服务的企事业单位自愿参加组成的跨地区、跨部门、跨所有制的行业性、全省性的非赢利性社会组织,是经浙江省民政厅核准登记的社会团体法人。
行业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行业新闻>
土壤修复的韶关试验
发布时间:2016-06-14 点击数:

    作为“土十条”确定的6个土壤污染综合防治先行区之一,广东韶关在重金属污染防治方面展开的探索,值得借鉴

    “韶关不安,全省难安。”对于韶关市的重金属污染,广东省环保厅党组书记陈光荣曾有过这样的描述。

  作为我国著名的有色金属之乡,韶关的矿产开采始于1958年。长期的采矿作业,使得这里重金属污染严重,尤其是铅、锌、镉污染突出。

  广东是土壤修复大省,韶关是重中之重。有资料显示,韶关真正开始污染土壤修复是2011年,截至今年5月,5年之间投入治理资金15.38亿元。已完成的土壤修复项目大都是试验性质,仍没有形成适合当地的成熟的土壤修复技术,而土壤重金属污染源仍有待完全切断。

  对于下一步土壤污染防治,韶关已制定出规划:到2020年,韶关预计投资27.8亿元,用于实施涉重金属行业环境综合整治的工程项目,并计划完成8000亩中轻度污染农田土壤和5家受污染场地的修复任务。

  日前颁布的“土十条”明确提出,2016年底前,在广东韶关、湖南常德等6市启动土壤污染综合防治先行区建设。备受重金属污染困扰的韶关再受关注。

  在当前土壤污染形势不容乐观、仍缺乏成熟有效土壤修复技术的情况下,韶关这些年在重金属污染土壤修复方面的探索,可资借鉴。

图片关键词

从2011年至今年5月,韶关在污染土壤修复方面投入治理资金15.38亿元,已完成的土壤修复项目大多是试验性质。图为今年5月丹霞冶炼厂周边抛荒土地上杂草茂盛。

 杨晨 吴娇颖摄

    “从1958年开始,这里就开始露天开采硫铁矿。在发现硫铁矿里伴生铅锌矿之后,人们从1972年开始大规模开采铅锌矿。”韶关市仁化县董塘镇老凡口村村民邓新指着家旁边的农田告诉记者。

  老凡口村有400余口人,依靠在500亩土地上种植花生、水稻为生。距离村子1公里远的地方,就是在亚洲来说规模也排在前列的凡口铅锌矿和丹霞冶炼厂。有资料显示,目前凡口矿年产铅锌金属量为18万吨,每天有六七千吨矿石从地下深处挖出冶炼。

  长期的铅锌矿开采及冶炼,使得这里的土壤受到严重污染。2012年,广东省农业厅曾在董塘镇进行过一次土壤检测,结果显示土壤重度污染,土壤中铅、锌、镉等重金属超标。

  2012年,经多方协商,仁化县决定将董塘镇凡口矿附近的3500亩土地划定为土壤修复的“练兵场”,由财政支持、企业掏钱的修复试验在这里“你方唱罢我登场”。

  2012年11月29日,由“中央重金属污染防治专项补助资金”和凡口矿上级公司中金岭南公司共同出资600万元,开始在老凡口村实施“粤北50亩重金属农田生态修复示范点”项目。农田距矿山400米远,主要目的是研究重金属迁移的机理。这一项目是2011年韶关开始污染土壤修复工作后最早进行的一个修复试验,据了解也是为数不多的通过验收的项目。

  “韶关市开展的土壤修复项目不少,但通过验收的并不多。”广东省环保厅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据介绍,50亩污染土地在修复过程中,共施放重金属络合剂240吨,平均每亩近5吨。金属络合剂施下去,让农民翻一翻后种植水稻,最终修复费用为每亩12万元。生产的水稻经送检后显示,重金属有部分降低。

  “试验是很好,但是没有推广价值啊。”韶关市有领导和同在当地搞实验的其他修复公司负责人认为,修复50亩土地花这么多钱,修复工作做得再好也不划算。

  据介绍,当地农田年亩产值在1000元左右,12万元修复费用就相当农田120年的总产值。因此,这50亩污染农田修复项目的最终结果仅仅是试验性质,并未成为示范点。

  问题一:

  在老凡口村50亩农田重金属污染修复试验项目完成后,围绕凡口矿,当地政府利用财政资金支持,进行了一系列试验:

  2013年,仁化县在丹霞冶炼厂周边开展3500亩土地水稻制种试验;2014年,广东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实施的仁化董塘“中度、轻度重金属污染农田修复治理工程示范”项目,共投资100万元;2015年,当地政府投资560万元实施600亩玉米修复试验、投资140万元实施“农田抑制农作物重金属污染治理示范工程”;2015年,中央安排给韶关9100万元重金属污染防治资金,韶关从中拿出1500万元,对凡口矿周边500亩受污染农田进行植物修复。此外,还有8家修复公司在凡口矿周边进行化学钝化灯修复试验。

  “这些修复项目都属于试验性质,能不能变成示范还不敢说。”长期工作在一线的韶关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说,这三四年,韶关在修复污染土壤过程中采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种很成熟的修复技术,修复工作也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在矿区进行植物修复并不合适。在韶关从事土壤修复的一家广东修复公司董事长陈升也表示,凡口矿所在区域由于地下重金属含量高,开展植物修复没有意义,“就像木炭一样,怎么洗都是黑的。”环境保护部发布的“土十条”解读也指出,植物修复方式通常不适宜用于对高浓度污染土壤的修复。

  仁化县农业局于2012年联合广东省土肥总站及有关修复企业开展的修复试验显示,修复剂对土壤重金属含量影响不大,仅能抑制水稻吸收重金属。

  韶关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很难分清楚土壤重金属是本底还是污染,单纯从土壤的重金属量来衡量的话,就很难去考虑怎么整治了,“如果是土壤污染问题,我们可以想办法整治;要是本底的话,要修复就很困难了。”

  据了解,2015年中央下拨给韶关的9100万元重金属污染防治资金中,用于农田修复的资金有3000万元,分别用于仁化县凡口矿和翁源县大宝山矿附近的污染农田修复。其中仁化县将在老凡口矿附近的500亩污染农田上继续进行植物修复、化学钝化等试验,已经确定了一家企业中标。

  “就目前污染土壤修复工作来说,我们的技术储备还不够。”土壤修复专家、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陈同斌说,即使国家层面的相关职能部门,土壤修复能力同样不够。

  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于2015年6月在《土壤》上撰文指出:我国土壤修复技术研究虽已开展多年,尚没有一项特殊的技术具有普遍适用性。开矿带来的多种重金属复合污染,鲜有技术可修复,多数只限于实验室水平或田间小试阶段,缺乏成熟的修复技术,修复仍处于试点阶段

  达到大规模应用和商业化推广的成套技术不多。即使有少数现场修复工作获得成功,也由于成本太高或技术不稳定,难以复制和推广。

  据了解,我国的土壤修复项目总体数量并不大,根据江苏省(宜兴)环保产业研究院数据库,2009年,我国土壤修复项目仅有20个;到2014年底全国开展的358个土壤修复项目中,农田修复项目仅7个,修复依然处于试点阶段。

  问题二:

  家底不明、危害说不清,制约土壤修复进展

  凡口铅锌矿附近3500亩重污染农田是如何确定的,还有一番故事。

  2012年仁化血铅事件发生之后,仁化县将丹霞冶炼厂半径1公里之内的近3500亩土地划为转产区域,其中董塘镇有2900多亩、丹霞街道有520多亩,涉及周边的麻塘、红星、五一、高宅等村庄。而紧挨3500亩抛荒的重污染农田,一个田埂之隔就是依然在种植的水稻田。

  重污染农田为何仅仅划定了3500亩,而不是更多?丹霞冶炼厂称这是根据厂区边界的安全防护距离提出来的,不过实际污染范围并不仅仅局限于这3500亩。2013年11月2日,仁化县政府发文提出,要求将铅锌矿区3500亩抛荒转产土地扩大到周边董塘镇和丹霞街道拥有的两万亩土地,由于资金问题转产没有实现。

  广东环保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韶关重金属污染土壤面积有多大还是一个未知数,具体到农田污染面积,还需省市农业、国土、环保等部门的进一步调查。此前土壤调查着眼于大方向上的调查,由于时间紧、调查选点范围过大,导致调查结果并不详细。

  “目前调查很难体现出细节上的问题。”这位负责人说。此次“土十条”出台后,首先就要求摸清污染土壤的家底。

  “土壤污染的家底还是不清楚。此外,土壤重金属污染还呈现出高度不均匀的特性。”广东省污泥产业协会会长、福建农林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院长周顺桂说,以8千米×8千米为网格(实际调查面积约630万平方千米)的最新调查数据(2014年4月17日《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所发布的数据)难以说明我国土壤的重金属污染现状,更遑论以此制定污染土壤的修复范围。

  除了家底不明之外,土壤重金属污染会带来哪些危害,也很难说得清楚。

  花生是仁化县重要的经济作物,2009年仁化县被列为全国花生创高产示范县。为支持当地政府的工作,仁化县有矿企此前购买了一批当地花生油分发给企业职工,有职工跑去检测,发现一些指标超标,随后便把没吃完的花生油退给了企业。

  除了花生之外,水稻也超标。据了解,2013年丹霞冶炼厂附近3500亩土地上生产的稻谷中,汞、铅含量超过了国家食品污染物限值。

  有企业负责人称,当地村民们都想把土地转包给冶炼厂:辛辛苦苦忙一年,每亩地仅挣1000元,如果把土地转产,就可以拿到政府和冶炼厂提供的每亩800元的补贴,“此前红星村有2000多亩地要转产,一年就要拿20多万元,我们没敢接手。五一、麻塘等其他村的土地也想转产,怎么办?”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土壤污染、农业品超标、健康危害之间的关系说不清,最终污染农田应该修复到何种程度,也就没法把握。

  “(污染农田)不可能修复得一点污染都没有,要是土壤里有一点污染,也不能保证它不往植物里面跑。”韶关市环保局有负责人表示,标准不好把握也是开展土壤修复工作的难点,这就迫切需要国家尽快出台相关的标准。

  问题三:

  资金短缺,影响土壤修复工作全面展开

  在韶关市近5年投入的15亿多元重金属污染防治资金中,有8亿多元用于大宝山矿的治理。与凡口矿相比,大宝山矿的治理是另一种典型:凡口矿主要是对周边农田开展后端的土壤修复,大宝山矿则致力于前段污染源的控制。

  1970年大宝山矿投产后,曾对下游横石河及附近农田造成了严重污染。在环境保护部和广东省环保厅的督办下,大宝山矿目前花掉的8亿元治理资金主要针对横石河水污染的治理:建设年处理量达6万吨的污水处理厂、尾矿库清污分流、矿区复绿上万平方米。而污染河道淤泥治理、下游受污染的3000亩农田修复等工作刚开始,主管部门要求矿区继续复绿,这些耗资将更为巨大。

  据了解,韶关市环保局于2015年在大宝山矿下游建立了水质自动监测站。数据显示,不下雨时,矿区污水经污水处理厂处理后,横石河河水中重金属浓度明显下降。但在现在极端气候频发、降雨量动不动超50年甚至100年的情况下,大宝山库区库容不够,存在很大的污染隐患。

  随着大宝山矿将附近3个地方矿厂整合,部分民营采矿企业整合进国企广晟集团,最终治理资金如何落实还不明确。

  刚出台的“土十条”明确要求:土壤污染防治要发挥政府主导作用,“谁污染,谁治理”,对于找不到业主的污染地,县级人民政府依法承担相关责任。对当地政府部门来说,完全贯彻这一要求仍存在很大困难。

  韶关财政本身并不富裕,当地相关部门称,目前韶关的财政资金顶多只能用于土壤污染调查,土壤修复和治理所需资金则需要国家和省里继续大力支持。而仁化县的年财政收入仅有6亿元,2013年仁化县委书记刘锋对在仁化调研土壤污染的全国人大代表表示,仁化县财政基本上是“吃饭”财政,治理重金属污染存在资金方面的困难。

  记者了解到,今年财政部土壤污染防治专项资金预算数为90.89亿元,比2015年执行数增加53.89亿元,增长145.6%。

  此外,2015年底,广东省环保厅正式印发了《韶关市涉重金属行业环境综合整治方案(2015-2020年)》,计划投入27.8亿元进行土壤污染修复治理示范、环境监管能力建设。对于备受资金困扰的韶关来说,这或许是一个利好消息。

  下一步工作:

  摸清家底,争取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做出示范

  “(仁化董塘镇)污染是历史造成的,不是我们国企造成的。我们没有能量污染3万亩的农田,(企业)投产以来即使把所有冶炼矿石都拿去埋到土壤里,当地土壤也不会污染成现在这个样子。”仁化县丹霞冶炼厂有关负责人这样表示。而大宝山矿相关负责人也认为,重金属污染是当地民间采矿带来的,现在全部算到国企大宝山矿头上并不合理。

  无论如何,随着“土十条”的发布,2016年底韶关要在全国范围内启动土壤污染防治先行区建设。污染土壤修复工作向深度延展,已经成为当地政府部门要下大力气抓的一项重点工作。

  下一步该如何推动土壤修复工作的开展?韶关市环保局有关负责人称,接下来土壤修复工作的思路,是要先区分污染成因:如果本底值有问题,修复方法是改善种植结构,改变土壤用途;而受到企业污染的土壤,则根据不同的再开发目的,确立不同的修复目标和手段。这点与“土十条”的修复思路相契合。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广东省也在同样加快土壤污染防治的相关立法工作,争取今年年底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做出示范。

  “必须慎之又慎,否则修复工作做得再好,这种土壤还是没人敢种粮食。”韶关市环保局有关负责人说。

  摸清家底是当务之急。据了解,到2020年,韶关计划投入4.2亿元,进行矿区周边农田土壤污染状况调查、矿区周边农田土壤污染治理修复、污染场地环境调查与风险评估等工作。大宝山矿的污染源问题也需要进一步加大投入,进行切断。

  由于我国在土壤污染修复方面的经验积累还不够,目前国内土壤污染究竟是如何造成的尚不完全清楚。对此,陈同斌今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这是由于“研究工作与产业应用明显脱节”而导致的,他认为,相关部门和机构在土壤修复领域的工作仍较分散、缺乏良好的集成,国家应该做好顶层设计和战略布局。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马瑾等专家5月11日在《自然》杂志在线发文透露,作为“土十条”的一部分,近期国家将会启动新一轮更加详细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我国迫切需要摸清土壤污染物来源,还要尽量避免在修复污染土壤过程中产生二次污染问题。农业部也有官员指出,南方酸性土壤的稻田等污染重点区域应适当加大调查密度。

  “(污染土壤修复)目前还是在探索阶段,也是没办法。但是我们还是很希望我们的试验能够成功。”韶关市环保局有关负责人说,韶关的重金属污染治理好估计需要十几年甚至20年的时间,“但至2020年,韶关要争取修复8000亩中轻度污染的耕地,未来修复和治理到底要花多少钱、修复效果能否达到要求,这些都需要时间考量。”(文章来源:中国环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