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关于协会
更多
浙江省环保装备行业协会是2009年成立,是以浙江省环保装备和资源综合利用装备制造厂商为主以及从事科技开发、设计和技术服务的企事业单位自愿参加组成的跨地区、跨部门、跨所有制的行业性、全省性的非赢利性社会组织,是经浙江省民政厅核准登记的社会团体法人。
行业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行业新闻>
为污泥土地施用处心积虑
发布时间:2013-01-07 点击数:

 
美国503污泥处置法规背后的故事(二)
发表时间:2012-12-20   来源:中国环境报第6版

□泥客庄主


  编者按


  “完美”法规屡遭投诉质疑,无一例外都指向环境安全。为何503污泥处置法规颁布实施近20年地位一直未受撼动?这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阴谋?接着说美国503污泥处置法规背后的故事,为您拨开迷雾寻找真相。


  有关污泥土地施用的美国研究文献可以说汗牛充栋,其中绝大多数对503法规土地施用政策是支持的,与此相比,有负面结论的文章数量极少,可谓九牛一毛。那么,503真的很完美吗?


  一套量体裁衣的法规


  标准就像一道门槛,门槛的高低限定了可跨越者的条件。


  标准也像一座拦污坝,它的作用是拦截,但是如果有泄放闸口的话,那就叫分流了。


  503法规就是污泥处置的一座拦污坝,名义是拦污,但其实是分流。不同的处置模式就是不同的闸门。在三个闸门(焚烧、填埋、土地施用)中,土地施用的闸门最低、最宽、最大。


  它是特殊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在1972年《净水法案》的规定下,全美污水二级处理基本都在80年代末到位,此时急需找到一个廉价的处置出口。海洋弃置已穷途末路,焚烧成本高昂,填埋成本也在不断上升,且存在填埋资源紧缺、含水率高的瓶颈,只有土地施用是最可能解决问题的出口。于是在70年代末美国环境保护署(以下简称EPA)就开始向污水处理厂推荐这种最廉价的处置模式。但是,关于这个闸口的尺寸设计,有过一番激烈争议。


  在1989年的503征求意见版中,列入了21种致癌污染物和25种致病菌。21种致癌化学污染物中,只有As、Be、Cd、Cr、Ni五种重金属,其余均为有机污染物,污染物限值是根据环境毒理学以人类摄入剂量的风险来评估的。


  这一标准草案遭到了广泛批评,EPA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施压者中有一位来自田纳西州的戈尔参议员,此人在3年后成为克林顿政府的副总统,并在上台后立即颁布了503法规。最终版的503法规将限制性污染物从征求意见稿的5种重金属、16种有机污染物、25种致病菌,调整成了9种重金属和2种指示性致病菌。

  就像时任纽约环保局局长的Schultz 1989年6月5日致EPA的信中所言:“纽约要想达到如草案中所规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即使不是完全不可能,也将是非常困难的,至少80%的污泥仍无法找到处置出路。考虑到这些法规的经济和环境重要性,可潜在利用的污泥量巨大,成本以及填埋空间紧缺,我劝你投入必要的资源,按照现有的最佳技术信息修改503……”。


  标准中为什么没有有机污染物的限值?对此,EPA的说法是:所有主要有机污染物的都因为以下三个原因而被排除了:1.此污染物已在美国停产;2.NSSS普查(全国污泥普查)中发现的样本数不足5%;3.污染物浓度足够低以至于不会超过以风险考量的施用速度。


  据1988NSSS数据显示,大量强致癌性的污染物如PCB(多氯联苯)是以较高浓度普遍存在于环境中的且不可降解,会在环境中反复循环;新的污染物还在大量被生产出来,当时还未被检测或认识到,终归EPA检测的内容只是潜在危险污染物的极小一部分(见本版2012年8月23日透视《污泥岂能简单一烧了之?》),且人们对其最终归宿和有害性认识还十分有限。有机污染物大量存在的严峻事实,就被EPA三言两语轻易地一笔带过了。


  所以,如果不知道503法规还有一个1989年版,如果不看一下NSSS的原始数据,如果不是铬的限值在颁布后又被莫名其妙地取消,没有这一串证据链,我们怎会对503法规的“科学性”生疑呢?


  公关包装的神奇效果


  做产品,一定要打广告。可你听说过政府制定政策也需要广告公司的吗?


  503法规背后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广告公司,确切地说是公关公司,这是一个一流的专业形象设计包装团队。发现这一秘密的是两名记者,1995年他们出版了一本很有趣的书,书名可译为《有毒污泥对你好——谎言,不折不扣的谎言与公关工业》。这本书把503法规推销污泥作为一个经典案例并取为书名,首次揭示了美国公关工业大量不为人知的秘密。


  EPA的公关报告显示,他们在推荐污泥的土地施用政策过程中,长期以来就为污泥所背负的恶名和极低的公众接受度而大伤脑筋。为解决污泥问题,80年代后期EPA找到了水环境联盟(WaterEnvironment Federation,简称WEF),这其实是一家有着41000名会员、数百万美元预算的产业协会,前身是创建于1928年的“排水协会联盟”(Federation of Sewage WorksAssociations),1950年由于当时工业废物的高速增长而改名为“排水和工业废物协会联盟”。1960年又改成更好听的名字叫“水污染控制联盟”。1977年联盟会长R.Canham 还在批评EPA对污泥土地施用的热心,他认为这会导致污染食物链,结果会是灾难性的。但到了1990年,协会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成了土地施用的坚定支持者。


  他们还成立了一个工作委员会,专门为污泥组织了一次有奖征名活动。从250多个应征方案中,最终选择了“生物固体”(Biosolids)这个名称。一种神奇的物质于是在1991年的夏天诞生了。


  几个月后,“水污染控制联盟”把自己招牌上的“污染”也去掉了,换成了“环境”一词。在年会上,联盟总裁解释这次改名的原因时说:我们不再控制污染了,我们要消灭它。


  污染物是怎么消灭的呢?通过改名。503法规关于土地施用的处置没有消灭任何一种污染物,甚至量也没有丝毫减少,但神奇的是,它已经不再是废弃物,而是肥料了。


  这一切都是一个叫做Powell Tate 的蓝筹股公关公司安排的。它擅长高技术、安全和环境问题的公关,其客户群中不乏烟草、制药、电子和航空业的大鳄。公司的两位老板JodyPowell 和Sheila Tate,前者曾是卡特总统的新闻秘书,后者为老布什总统和里根总统夫人南希服务过。


  1992年,号称非盈利性机构的WEF从EPA拿到了3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土地施用“生物固体”的宣传和大众教育工作。这仅是见诸报道的一笔而已。


  从那时起,EPA将WEF紧紧地绑在自己的污泥战车上。在过去20年中,有数千万的资金通过EPA、WEF、USDA(美国农业部)渠道流向为503土地施用政策“保驾护航”的团队中去。

  御用学者都干些什么?


  在美国,一种流行学术界的腐败叫做“SoundScience”,表面意思是“可靠的科学”,意译其实是“御用学术”的意思。它是企业公关部门和政府机构发言人对能保护自己的立场、利益而提供证明的一类科学研究的称谓。


  在加州诉克恩县案中(见本版2012年11月30日透视《污泥倾倒案这么难裁决?》),加州方面聘请了豪华的专家证人团。其中Albert Page、Charles Gerba、IanPepper 可以说是美国污泥土地施用方面的三大宗师。他们在污泥土地施用方面著述量和课题量之多,不禁让人生疑。


  在故事(一)所述的Augusta案中,法官裁定美国农业部败诉,主要原因是Messerly污水厂制造假证,伪造从未存在过的污泥施用记录而漏出了破绽。此案还有一个非常关键之处在于,它是了解EPA如何利用御用学者为503法规保驾护航的一把“钥匙”。


  Augusta 案中涉及的两个牧场(Boyce与McElmurray)开始施用污泥都是在503法规公布实施之前,因此出现问题较早,奶牛大批死亡的这一案例,对EPA来说属于典型的负面消息。EPA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救火机构(Biosolids Incident Response Team,BIRT 生物固体事故反应团队)。不过,他们的任务不是与受害者沟通、了解污染原因和采取补救措施,而是要“拆穿与污泥相关恐怖故事的真相”。他们找WEF,EPA给WEF资金,由国家拨款,成立了水环境研究基金会(WaterEnvironment Research Foundation WERF)专门资助御用学者进行有针对性的“研究”。


  御用伪科学研究的危害之一是它占用了宝贵的资源,使正常、严肃的研究受到排挤,于是形成了稗草盖过禾苗的现象。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污泥土地施用领域论文特别多且特别集中的原因。


  Augusta案还有一层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御用学术的做法让人对503法规本身的可信度产生疑问。


  诚实的科学家被剥夺研究权


  在人们的印象中,EPA是美国环保方面的权威机构。它一定有自己的科学研究团队,所有的评估应该首先在内部完成,才去接受外部的检验。


  事实是,EPA确有自己独立的研究评估部门(OfficeofResearch&Devel- opment,ORD),但它在503法规的制定过程中被排斥在外了。


  1992年EPA内部负责法规的科学基础评审的专门机构ORD对水办(OfficeofWater,OW)提交的503法规进行了评审,但科学家的结论是:其科学基础存在巨大鸿沟,无法保证公众健康和环境安全。这样的结论自然不行。对ORD评审报告所提出的问题,OW提出每年将投入两百万美元连续5年进行研究以填补鸿沟,但实际上,这笔钱只有少量被投入独立的研究。EPA致力于开发外部资源,即与WEF紧密合作,通过大量体外循环的资金,来资助御用科学家单独构建其“科学基础”。


  由EPA委托对污泥土地施用安全性进行研究而得出负面结论的报告,在503法规出台前后均有,但因为结论不合适都被秘密封存而未公开。目前已知的有两份:1981年佛罗里达大学的研究(重金属和致病菌对牲畜健康和食品存在影响),1998年OakRidge 国家实验室的研究(森林生态系统可能受损)。


  为Augusta案和康纳案胜诉作出重要贡献的DavidL.Lewis博士就是一位EPA的微生物学资深研究人员。1999年英国著名的《自然》杂志刊登了他的一篇文章,文章指出,污泥的土地施用可能改变土壤化学特性,从而使农业杀虫剂的风险提高。此文引起了EPA水办领导的不快,他所在的Athens 实验室主任因同意Lewis博士进行此项研究而被撤职,经过上诉听证才被恢复原职。


  她随后立即批准了Lewis博士对一组接触污泥而有较高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的人群进行一项为期两年的流行病学研究,研究的结果证实了污泥的相关性。恰好此时他作为免费专家出庭为康纳案作证。如此,他算是与Synagro (涉案的全美最大污泥处置商)结下了梁子。最后这位科学家在2003年被赶出EPA,同时也使他到乔治亚大学任教的希望落空。


  EPA围绕503法规的举措已成为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内部科研单位ORD的评审意见无效;花费巨额资金资助的研究结果被秘密处理掉;有科学良知敢讲真话的研究人员被开除……看来,这个有着亮丽光环的环保象征,事实上已成为某些利益团体的代言人,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未完待续)